天残地缺

贩卖小甜饼
童叟无欺

刚刚好(十七)不是梦

一把糖齁死你们这群就会催更的女人!
——————————————————

王杰希觉得喻文州好像一大清早起来就在发情。

譬如一大清早刚醒的时候,腻腻歪歪的过来讨吻。强忍着两个人都没刷牙的互相嫌弃,王杰希觉得小说里写的甜蜜早安吻都是骗人的。


吃饭的时候喻文州看着他欲言又止,王杰希满腹的疑问,吞下了最后一口油条,忍不住问他,“怎么了?”

那人突然欲盖弥彰的别开头,“没什么没什么。”


好奇怪哦这人,昨天被他爸打击傻了?

王杰希这么想着,摸了摸他的额头。似乎觉得温度差不多,就用嘴唇贴上他的额头。

没发烧啊。


饶是脸皮一向堪比城墙的喻文州也不禁老脸一红,那唇轻轻软软的触感抚在额头上——虽然只是试探他有没有发烧说胡话,但是也让他心猿意马。

喻文州开心的冒泡,拽着王杰希的领子在他脸上好一顿亲。


“我买了好东西给你!”喻文州在他耳边神神秘秘地说,王杰希觉得喻文州在自己面前是不一般的孩子气,执拗而幼稚。

“什么东西?”王杰希配合他问着,心想绝对不会是什么所谓的好东西,毕竟上次他跟自己说这话的时候,给自己快递了一盒子的情趣用品。

突然想起自己签收的时候队员们看着自己的目光,王杰希觉得自己的右眼皮直跳。


“晚上就知道了!”喻文州看着王杰希精彩的表情,和他心有灵犀的想起了那盒罪恶的玩具,眼里的笑愈发明显。


王杰希知道他肯定不会现在告诉他,但是他有意配合喻文州的小浪漫,所以他才问了仅仅是调笑意味的一句,“什么日子啊,突然要送我礼物?”

意料之外的,喻文州的脸色突然有些不善。

“什么日子?”他扁了扁嘴,眼底的失望压根掩饰不住,“所以我没有礼物,是不是?”

王杰希终于知道自己的眼皮为什么一直跳了。

二月份,中旬,mmp情人节啊!

他怎么就给忘了呢!情人节啊这是!

脑海中的弹幕刷了一屏又一屏,但是还是清晰的知道,当务之急是哄好这个已经开始黑脸的人。


二月份的天气,王杰希觉得后背都被冷汗浸湿了。他深切的知道惹急了了喻文州是什么后果,那是他绝对不想再经历一遍的。

虽然他一点也不在意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在他心里,两个人在一起就是在一起,没有爱情,再多东西也粘合不了。

就像他不理解喻文州对于浪漫的执拗,但是他一直尊重。对于生活中大大小小具有纪念性的事物,他也一并陪着喻文州在意。这也是他在意喻文州的一种方式。


喻文州很生气,气的想发小脾气。他准备了半个月的礼物就等着今天,精挑细选还要紧紧瞒着那个人!结果他给忘了!忘了!

#我的男朋友直的像一根钢筋怎么办在线等#

喻文州长期以来形成发散的思维模式开始运转。让他从今天王杰希没记住情人节,一直飙到前年他送他的马克杯被打碎了,最后灵机一动想到晚上怎么惩罚他之后心情才有所好转。


还不知道怎么弥补的王杰希有点手足无措,丝毫不知道喻文州的思想已经如脱缰的野狗一样飙到了十万八千里之外。

喻文州狠狠地咬了王杰希凑过来的唇,甚至尝到了一点血腥味。听见那人委屈的吸了口气,心就又软下来了,舔了舔他被咬破的下唇。

这可能就是他想在床上罚他,但是总也不成功的原因吧。

哪怕他只是皱了皱眉,自己也会不顾一切的忘了初衷,义无反顾的去拥抱他吧。


王杰希成功的等来了喻文州的回应,深呼了一口气暗道好险,专心致志的享受起这个吻来。

亲完了,喻文州的气也差不多捋顺了,王杰希开开心心地拉着他出去遛弯,顺便定了两张DIY马克杯的票。

前年那个摔碎了,今年得再画一个。

所幸虽然这个情人节的开头并不美好,但好在两个人都选择性的遗忘了一切的不快。用喻文州的话说,两个人在一起,首先要学会如何爱,然后要学会如何遗忘。

爱会好好的守护他,遗忘让他在心中一直是最美好的模样。


后来他把这些话说给王杰希听,换来了对方的一个吻,“当年热恋的时候,真是。”

“怎么?”

“甜掉牙了。”那人有点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想着自己当年怎么会那么可怕。

“我们不是一直在热恋?”他有点诧异。

“中间分手的时候也算?”那人挑了挑眉。

“怎么不算?多有感觉。”他耸肩,“没感受到当年追你的热情?”

“啧,腻歪死了。”

“腻歪点好。”


这也是后话。


他们走进店的时候门口的风铃哗啦啦的响了一片,暖色调的屋子里人很少。王杰希找的这家店很隐蔽,很多圈里的朋友都会来这,保密性很好。

店主人带了点四川口音,热情的带他们到了一间起居室改的屋子。屋里的橘猫看见他们进来,惊了一下又继续睡觉。


王杰希看着喻文州拿着笔在本子上认认真真的打草稿,正午的光不偏不倚的落在他身上镀了一层光。

王杰希从来都觉得小说中逆光而来的主角感觉很扯,但是如果放在喻文州身上,他无端觉得那个画面是真的美好。


王杰希的艺术天分可能是零,只有字勉强还说得过去。在纸上端端正正的写了一行字就放下了笔,专心致志的看喻文州画的王不留行和索克萨尔。


喻文州听见笔掉到地上的声音,眼皮子都没抬,“笔掉了。”

王杰希拄着脑袋看他画画,言简意赅地回了一个字,“嗯。”

“你就这么看着我?”喻文州有点无奈的看了他一眼。

“喜欢你才看你,不喜欢你的话鬼才看你。”王杰希翻了个白眼,觉得手拄的有点酸。


喻文州帮他揉手臂,指尖互相追逐着做了一套手操。


他突然想起王杰希的爷爷跟他说过,王杰希这个人,感情在心里有十分,到了嘴边只剩二三。

当时觉得不以为然,现在才想起来。他这样一遍又一遍笨拙的重复着喜欢他,该有多喜欢他。

和王杰希这种人谈恋爱,最开始像白开水一样无感平淡,后来细细品味才发觉自己早已沦陷。


“写的什么?”喻文州抬眼看他,手里的草稿已经画完了大半,王不留行倚在索克萨尔身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王杰希学着他早上的样子神神秘秘的说,“晚上就知道了。”

喻文州趴在他身上,闻着他身上的气息笑出了声。


晚上他们没去看电影,也没吃什么烛光晚餐,他们就是回家包了饺子。

喻文州和馅,王杰希擀皮。两个人都不怎么会包,包出来的饺子一个个丑萌丑萌的,歪歪扭扭的下了锅。

两个人互相嫌弃,又互相攀比,喻文州嫌弃王杰希包的太扁了,转眼自己的饺子皮就被馅撑破了。只好又用了一个饺子皮把坏的地方补上。

王杰希就着手上的面粉一巴掌糊在了喻文州脸上,被喻文州拿着擀面杖追着绕着饭桌跑。

最后被他亲的喘不上气来连声求饶,喻文州这才放开他,顺便在他脸上糊了一片面粉。


王杰希吃饺子的时候硌到了牙,疑惑的把嘴里的东西吐出来之后仔细端详了一下,才发现那是个戒指。

瞬间无语凝噎。

什么玩意儿这是。


喻文州看着他,万家灯火和着远方的霓虹在他眼里绽放,“世邀赛之后,我们要去爱尔兰结婚。”

是“我们要”,没有“好不好”,因为他知道,只要是自己的提议,王杰希都会应允。

爱尔兰结婚不许离婚,但是可以选择年限1到100年。选择结婚一年的,有一本好厚的关于婚姻的书要看,而选择100年只一张纸,上面写着一句:祝你们白头到老。

他想要那张纸,想要的不得了。

王杰希看着他,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说,“好。”


他们都曾想过求婚的那天会是怎样,或许会在广州的海边,或许会在北京的四合院,甚至想过去泰山之巅,在日出的时候许下一生的诺言。

可似乎在这情人节的晚上,两个人平平淡淡的包了饺子,一切都没有想象中的完美和梦幻。

可是似乎是时候到了,一切都水到渠成,一切的不完美都变成了完美。


“你不给我带吗。”喻文州特委屈的看着他,把手伸出来。

王杰希把中午订的戒指从兜里掏出来,“战术大师啊你…”

喻文州看着王杰希低下头,长长的睫毛挡住了眼底的流光。两个人的呼吸变的轻柔而悠长,似乎怕惊碎了这美好的像是梦中的时刻。


“下午写的什么?”喻文州问他。

王杰希把折好的纸从戒指盒里拿出来,上面只写了三个字。

嫁给我。



十指相扣,他们额头贴着额头。

“没发烧啊,”王杰希笑着说,“看来不是做梦。”




评论(4)

热度(58)